站内信息搜索

壮汉险闯鬼门关 ——多学科联合救治消化道出血患者

(通讯员:王园媛)面色苍白、萎靡不振、眼神中透着恐惧与不安......这是介入科副主任周东海初见李军(化名)时的印象。当得知李军一日内出血量已超过2000毫升,血红蛋白掉到了62/升(正常范围是110-160/升)后,周东海的眉头皱了起来:“情况不是很好,得赶紧进行手术,找到出血点。”进行完术前谈话,周东海便匆匆赶往介入室进行术前准备。

不明原因出血让当地医院束手无措

今年34岁的李军素日里身体健康,“吃的好,睡的好,无不良嗜好。”这是李军的妻子对他的评价。可就这样一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半个月前,却突然开始便血。当地医院为李军进行了胃肠镜检查,均未发现出血点。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便血的呢?如果找不到出血点,仅靠输血补液,那是治标不治本啊。

正在医生苦苦寻找答案时,1210日,李军便血量突增,一日便血8次,失血量达到2000毫升。“不行,来不及了,赶紧找专家问问。”医生拨通了我院介入科副主任周东海的电话,将患者的病情告诉了周主任。周主任分析道:“胃肠镜下未发现出血点,估计便血原因位于小肠或者出血点比较隐匿。我建议立即转来我院,通过消化道血管造影确认出血点。”

晚上八点,李军被救护车护送到了我院急救中心,于是出现了本文开篇的那一幕。

李军对进行介入手术非常支撑,况且得知是专家亲自操作,他更是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谁能想到,危险正悄悄窥探着他。

严重过敏反应令周东海愁云密布

一切准备就绪,患者被推入了介入手术室。

1.jpg

消化道血管造影,对于不明原因消化道出血,是比较常用的检查方法。通过穿刺,将导管引入人体血管内,通过导管注入造影剂,在透视下采集影像,如果发现造影剂渗漏现象或者器质性病变,即为出血点,可实现动态、精准、实时定位。

这本是一项技术成熟,毫无悬念的手术检查方法。却万万没想到,李军在手术过程中,居然对造影剂发生了严重过敏反应。寒战、心率增快、血压下降......李军迅速进入休克状态。

“马上停止手术,进行抗过敏和休克抢救”周东海当机立断,中断了手术,并对患者进行抢救。遂将患者送往介入科病房,继续进行输血、补液等对症处理。

2.jpg

“居然对造影剂发生过敏反应,太少见了!”一同进行手术的介入科医生田丰、赵晓朋出了一身冷汗。周主任脑海里亦是愁云密布。

是的,在周东海从事介入工作10余年来,他也仅仅遇到过两次此类案例。对造影剂严重过敏的患者确实非常少见。遇到此类事件,医生必须判断准确,沉着沉着,采取及时的抢救措施,方能避免大难。

虽然在对李军的妻子进行术前谈话时,提及到过敏反应之事,但真的发生,还是令患者家属倍感恐慌。这出血点没有找到,又发生了新的意外,李军的妻子慌忙查询百度,搜索结果告诉她,如果消化道出血找不到出血点,那么死亡率可达到90%以上。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多学科会诊共谋出路

患者目前病情极不稳定,这个时候,再做任何检查都是在触礁。周东海思前想后,决定为患者进行MDT(多学科会诊)。他邀请了普外中心胃肠疝外科主任刁红亮、重症医学科主任陈垦,以及消化内科副主任崔童共同商议。

“这个患者现在情况很不稳定,我觉得等稳定一些了,还是可以试一下通过胃肠镜来找找出血点的。”崔主任建议最好能够进行无创检查。

“是的,创伤越小越好,实在没办法了,咱们再考虑剖腹探查。”刁主任建议到。

“他现在病情这么复杂,随时发生病情变化,非常危险,我看还是转到ICU来吧,等稳定点了再做相关检查。”陈主任为患者的安危担忧。

李军的妻子获知了会诊结果后,感动落泪:“谢谢你们,你们太好了,处处为大家着想,太谢谢你们了!”

李军当即收入重症医学科进行全方位的精心救治。

病情反复再出难题

5天后,李军的病情稳定,没有再便血,血红蛋白也由当初的60多升至99/升,一切看似都在朝好的方向转变。李军回到了介入病房。

目前李军最大的难题在于,出血点仍然没有找到,找不到出血点,就意味着随时可能再次出血,它就像个毁损的开关,随时崩裂。

按照多学科会诊讨论的意见,周东海为李军开了胃肠镜检查及腹部核磁检查。

胃镜下显示,李军的胃内没有出血痕迹,那么,出血点就很有可能在肠道。

大方向明确了,周东海决定以创伤最小为原则,先为患者行腹部核磁检查,如果核磁检查无法明确,再进行肠镜仔细查找。

不料,就在患者推往核磁室的路上,他突感腹痛腹胀,便意明显。患者躁动不安,无法配合治疗。他又被推回了病房。

第二天一大早,李军就感觉腹部不适感增强,他感到大事不妙!

果然,李军又开始便血......906050,眼看着血红蛋白持续下降,周东海的心好似被人紧紧抓着往下坠,他揉了揉太阳穴,按下了申请远程会诊键。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胃肠外科专家在听取了汇报后说:“这个难度确实非常大。这种情况,最好是进行腹盆腔CT检查,排除小肠畸形等。但是这个病人又对造影剂过敏,增强CT做不了,这是最大的难题啊。另外呢,如果进行剖腹探查,那就等于是盲查,这个对手术医生的技术考验是相当大的,手术风险也比较大,这相当于背水一战啊。再有,就是进行一些特殊检查,这就需要转到大家这里来做了,你看,他这个情况,能不能转院?”

别说转院了,远程会诊刚结束,李军就再次出现了大出血,出血性休克严重考验着医护人员的救治能力。如果转院,路途中的风险可想而知。

周东海马上汇报医务处,请求再次进行MDT

事不宜迟,医务处苏蓉在第一时间,组织了普外中心、重症医学科、消化内科、手术麻醉科等相关科室的专家进行多学科会诊。

勇挑重担寻找“罪犯”

在对患者前期的病情及救治工作进行了详细梳理及讨论分析后,大家一致认为,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剖腹探查了。普外中心援疆专家赵泽明及胃肠疝主任刁红亮接过了这个难啃的硬骨头。

1219日,在与患者家属进行了详细的谈话后,两位专家走进了手术室。

“李军你别怕,今天给你做手术的有援疆专家,还有克拉玛依市很出名的外科专家刁红亮,他们都是特别好的技术能手,你别怕啊,我就在门口等你!一定会好的!”李军的妻子握住了他的手,坚定的顿了顿。

既然胃镜检查没有出血点,那么问题就出在肠道上。手术从十二指肠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捋。不能错过一处细节,不能放过一点疑虑,肠道的弯沟、皱褶都为手术带来了难度。

周东海也站在了手术台旁,他要与大家并肩作战,共同找到“罪犯”!此刻,专家们正屏息凝神,注意力高度集中。

3.jpg

“这里,这里!”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在小肠3米处,发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血管瘤。病灶掩藏在小肠皱褶里,极不容易“显身”。

“就是它!”面对红彤彤的血管瘤,赵泽明、刁红亮和周东海一下子释了怀。切除病灶就等于拔了“毒瘤”,患者终于有救了!

出了手术室,ICU早已准备就绪,李军得到了最好的照护。

1223日,李军病情平稳,转普通病房。

“不容易啊,真是不容易。谢谢你们!谢谢!”李军的父亲不善言辞,远途赶来的他,看着转危为安的孩子,心中无限感慨。



 

上一篇:
下一篇:【全生命周期管理系列报道】 交个“医生朋友”,健康走完一生——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开启“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新模式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